白宫预测全美新冠死亡人数为10万到24万 专家质疑


1.经济增长困局:全球经济体的高负债率+低利率,将会极大程度限制全球各大央行刺激经济增长的能力;

2.内部冲突:各国家内部巨大的贫富差距与相应的政治分歧,带来了不断恶化的内部社会与政治冲突;

欧洲刑警组织注意到,在欧洲多国实施“禁足令”控制疫情扩散后,一些不法分子入室盗窃难度加大,便调整作案手法,利用民众的焦虑和恐惧心理实施诈骗活动,如电话诈骗、冒充警察和医护人员诈骗等。世卫组织也证实,近来不少不法分子冒用世卫组织名义发送钓鱼邮件,骗取民众的身份证件号码、安全口令等信息。世卫组织提醒各国民众警惕这类作案手法,避免财产损失。

达利欧还关注了德国、法国、俄罗斯、日本、中国和印度这六个非常重要但统治程度相对小一些的帝国,特别给予中国最多的关注,并回顾了其600年以前的历史,因为:

据达利欧介绍,这份研究将分为两个部分。

“正如你们所知道的,在过去的几年里,我一直在观察一些重大的发展,这些发展与我有关,这在我的一生中从未发生过,但确实发生在1930-1945年期间,在那之前也发生过很多次。”达利欧写道,这些因素包括:1)巨大的财富、价值观和政治差距;2)三种主要储备货币的零利率或接近零利率使货币政策无效;3)巨额债务;4)正在崛起的世界大国(中国)与正在挑战现有大国(美国)之间的冲突。

达利欧认为,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世界将会经历一个与过往“完全不同“(radically different)的特殊时期。这个时期将会颠覆人们过往对世界的认知,但类似的时期同时又在历史长河中反复发生过很多次。

为了获得其所需要的关于这些因素的观点,以及它们的合流可能意味着什么,达利欧研究了过去500年来所有主要帝国及其货币的兴衰,最密切地关注了三个体量最大的:美国和现在最重要的美元,之前最重要的大英帝国和英镑,以及再早之前的荷兰帝国和荷兰盾。

通过考察不同帝国和不同时期的案例,达利欧发现,地位重要的帝国周期通常持续大约150-250年,在这个周期中,巨大的经济,债务和政治周期持续大约50-100年。“通过研究这些涨跌分别带来的影响,我们可以抽象出一个 ‘典型范例’是如何平均的发挥作用的,然后可以研究它们在此基础上如何以不同的方式起作用、以及变化的原因。”达利欧写道。

3.外部冲突:中国作为一个不断发展且冉冉上升的世界强国(world power),正在挑战过分扩张后显得力不从心的美国,这个过程中产生了很多地缘冲突与贸易冲突。